中国五子棋网

棋谱习题 | 经典棋局 | 段位测试 | 跟我学棋 | 实战解读 | 必胜研究 | 在线棋谱 | VCF 习题

您的位置: 五子棋网 >> 五子文库 >> 研究探讨 >> 比赛日记 >> 正文

第12届上海友情杯参赛记及一些感想

作者:顾炜 文章来源:我是人间惆怅客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1-1-30
 
   1月15日是阳历新年上海五子棋的第一个等级分赛——第12届上海“友情杯”邀请赛。这是上海五子棋界最早创办的一个比赛了,很有纪念意义。第一届于1997年10月举行,一共14人参加,包括了李北峰、李洪斌、王伟明、赵锴、章志强、罗锦伟、老顾、我,一晃眼13年过去了,但现在回想起来,仿佛昨天才发生的事,一切都未远去。可能是对这个比赛有特殊的感情,貌似也是我最多次参赛的一项赛事,除了第3届我因为有事未参加外,其它几届似乎都参加了。

    本来是想采用单败淘汰制的。但是因为人数偏少,在征得参赛选手同意的基础上,启动了备选方案,将8名参赛选手分成2组,每组按照等级分排序设定2名种子棋手(严格来讲,每组设定1名种子就够了,但是考虑到尽可能平衡一些,所以还是就这么设置了),各组单循环,每组前2名进入下一阶段单败淘汰制,后2名则进入排位赛。实际上就是参照执行了全国个人锦标赛的规程。

    A组是我和钱坤、姚宇杰、钱艺夫,B组是张轶峰蔡力捷、洪汇和孙其麟。按照赛前大致的推测,大家认为A组前2名一个是我,另一个应该在钱坤和小姚中产生,而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些;B组中组长和宝宝应该是毫无争议的前2名晋级者。但是实际发展的状况却往往出人意料,既富有戏剧性,又十分的诡异。

    首轮是我对小姚,SS对小钱同学。基于多方面考虑,我给了“名月”,考验对手。小姚交换属于情理之中,也在意料之内,白4变通为名岚共通的变化,前16手都在定式之中,小姚迟迟未下黑17,当时我就估计他忘了常规定式的下法,可能在计算VCT,而事实上此时黑棋是没有VCT的。果然黑棋选择了在上方攻击,但是2步之后就失先了。此后白棋取胜都在计算范围之内。这局取胜过于轻松,令我心理有了细微的变化,而此时的自己并没有充分意识到,这局的胜利其实是基于一个并不完全公平的基础上获得的,因为小姚是学棋不过1、2年的新人,而我已经超过14年,同时又是我非常熟悉的一个局面。另一边的SS也是轻取对手,小钱同学和B组的小孙同学都是铁岭中学的预备班学生,平时参加学校的五子棋拓展课,这样的比赛是初次参加。B组的结果据说是宝宝诱杀洪汇,组长中盘胜小孙,波澜不惊。

    第2轮我对SS,小姚对小钱。先说小姚和小钱的对局,小钱布局“新月”,估计他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,小姚交换后,白4变成新名共通变化,黑5给出了不利的打点,而小钱选择不利的黑5后白棋下出了最强的应对,执黑的小姚却没有下出最强硬的黑7来,此后2个人错进错出了多次后,小钱到底是弱了不少,最终败北。而另一边和SS对局的我,却因为看到SS疏星黑棋选择不利,而轻率地认为白棋必胜了,所以一大半的注意力倒在边上的对局上了,由此种下了隐患。黑白交换之后,我才猛然发现问题所在,然而此时已晚,大好形势付诸东流,全面被压制的白棋开始了艰苦的防御。SS在局部的攻击确实非常精湛,因为我过于顾忌黑棋外部空间的优势,而选择了在外围防御,最终在一个局部被攻死了。过于轻敌实在很令人自伤呀。这样SS以2胜的优势领先,大有以小组第一身份出线的样子。我虽然第3轮可以拿到1分,但是小姚却看到了无穷的希望,如果他战胜了SS,那么我们3人将以快棋单循环来决出最终的晋级者。结果同预料的一样,我拿到了1分,而SS掉进了小姚精心设计的坑里面,陷入连环套中。而B组则如事前预计的那样,宝宝和组长出线,宝宝因战胜组长(组长在简单必胜情况下采取了防御,然后无视宝宝的VCF,结果就。。。。。。)而获得小组第一的身份。虽然现在看貌似没有什么特殊的,但是进入决赛阶段,正是因为宝宝这次的胜利,而使得组长再次杯具。

    快棋赛阶段,我先对SS。我继续布局名月,对手交换后,依旧是名岚共通,一边组长调侃这是我可以用一辈子不输的布局。结果因为组长的这句话,我差点杯具。白10防御方向错误,SS一愣,我开始装傻。SS没有选择简单的攻击,而是做了一步棋,之后我找防,后面白棋有几手下的也不好,黑棋本来是可以取胜的,但是或许双方都比较疲惫,SS最终超时负。接着在和小姚的对局中,SS再次落败,于是餐具发生了,第一个2连胜的选手最终却没能晋级下一阶段比赛。由于我在正式对局中胜了小姚,所以我获得小组第一。

    淘汰赛首轮我对组长,组长布局瑞星,我选择交换。组长在赛前放言,但凡他参加的有奖赛,他都是第一。对于这一点,我们虽然无法反驳,但是我和宝宝都被激怒了。所以在赛前我们就都表示要将组长拦在冠军外面。宝宝在小组赛中已经成功地砍了组长一刀,尽管是组长突然发呆造成的,但毕竟是胜了。而我虽然进入淘汰赛,但是心里还念念不忘被SS砍了一刀后损失惨重的等级分,为了弥补等级分,只有首先跨过组长的阻拦,才有下面的希望。不过这一天我和组长都不在状态,首先是组长的白14出冲,黑15开始就能必胜了,结果我稀里糊涂地随手走了另一种下法,导致白有利了。此后双方纠缠了几手,组长突然放出胜负手,顿时令黑棋处于窘境。当时我计算了很久,认为找到了一种唯一的解法,当我下出以后,组长是无奈地“嗯”了一下,然后选择了防御一下。其实这个时候我们都忽略了白棋很简单的抓禁手段,只能说今天幸运女神没有垂青组长。此后组长在右上角的局部做棋,我考虑了一下,走了一招诱惑性的防御。果然组长不察,随手活三后,被我防出了一套8、9步比较隐蔽的VCF。结果组长发现了存在的危险,无奈地回防。而此时我已经计算清楚黑棋如何必胜的方法了。最后组长还期待我失误抓我禁手,等我2个冲四冲完,再活三防御了他的一个冲四后,白棋大势已去,组长终于缴械。我总算幸运地将组长拦在冠亚军争夺赛的门外。而这个也有宝宝的功劳,正是因为他把小组第二留给了组长,使得组长在淘汰赛中不敢和棋。

    最后的决赛在我和宝宝之间进行。可能是前面的磕磕绊绊终于让我找到了状态,和宝宝的对局倒是自认为质量比较高的。宝宝面对我的挑衅一手,按耐不住杀心,寻找局部的杀法,可惜其实是没有的。当被我防御干净后,黑棋已经很难处理左边的白棋,宝宝象征性地强防一手后,白棋最后依靠上方的优势,互相借用,最终在右上方最后一点空间内抓了黑棋的长连。局后复盘认为,黑棋的攻击太粗糙了,而白棋在优势下的攻击也不细腻,值得检讨。幸运地再一次拿到了冠军,距离上一次好像过去2年了。总之还是比较高兴的,因为可以不扣等级分了。

    一天的比赛虽然短暂,但是值得检讨和总结的地方有不少,既有赛制方面的,也有技术方面的。选手水平的提高最终是要靠实战来检验的,回想10多年前,我们在人民公园、在虹口公园、在宏禹棋室的那些日子,技术变化完全是手工化的时代,也没有那么多比赛,下棋的条件跟今天比简直是天上地下,而那个时候的棋手没有觉得苦也没有觉得累,早上早早出门赶到公园或棋室,然后就是认认真真地一天交流和研讨,回到家很充实,还能在脑海中咀嚼上一阵子,对一些不理解或者有疑问的,会很认真地誊写在简易的记谱纸上保存。而这些在今天估计多数都已经属于天方夜谭了。更多依赖于电脑的今天,物质条件大大优于10多年前的今天,是不是也应该把“认真、自觉、刻苦、拼搏”这8个字的传统继续传承下去呢?!恐怕是值得我们大家好好思考的问题。

    五子棋的发展、协会的发展需要的不仅仅是1、2个人或者一小部分人的努力,而是需要更多人的关注、支持和参与。希望无论是参赛也好,或者是活动也好,不管是老棋手也好,还是新人也好,都能继续秉承一颗淳朴的心,来继续像很多年前那样参与五子棋,促进五子棋。
(文章录入:无天 责任编辑:无天 )
网友评论:(共有0条评论)
姓 名: 验证码:
评 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